中文 | English | Espa?ol | 日本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經濟産業

疫情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及對策分析
視力保護色:

默認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信息來源:澎湃新聞  2020-04-13

  爲了深入解讀疫情對世界經濟及中國經濟的影響,對國內外經濟發展走勢進行合理展望,3月25日,橫琴智慧金融研究院/吉林大學橫琴金融研究院、吉林大學經濟學院聯合組織舉辦了“疫情沖擊下的世界經濟與中國”線上閉門研討會。來自中國社科院、上海社科院、中國人民大學、中央財經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南開大學、南京大學、東南大學、廈門大學、遼甯大學和吉林大學的多位知名專家參加了本次研討,下面是李曉教授在研討會上的發言實錄:

  今天,我主要想談兩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是對當前及今後世界經濟走勢的判斷;再一個是中國如何應對?

  一、如何判斷當今世界經濟形勢?

  毫無疑問,世界經濟如今面臨著巨大的風險,如果疫情在全球範圍內控制不住,有可能陷入一場前所未有的社會經濟危機。

  截至3月24日,全球已经有170个國家的37万人确诊感染,超过1.5万人死亡。(编注: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6时05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突破85万例,达850583例,死亡病例达42032例。)世界主要经济体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已经开始采取从未有过的严控措施,包括國家间、城市间、社区间的隔离等。各国关系无论好坏,都开始封锁彼此的交通和人员往来。这是二战后从未发生过的新现象。然而,疫情本身只是一种外在的冲击和变化,它不过是加剧了全球化的分裂和全球经济的衰退,而非问题的根本所在。

  疫情在全球范围的扩散和恶化造成了巨大恐慌。从3月9号开始,美股在10天内4次熔断,连带十几个國家也出现了股市和股指期货触发熔断机制。曾有人对美国历史上的股灾情况做过一个统计,标普跌幅达20%所需时间分别为:38天(1987年)、244天(2000年)、188天(2007年和2008年),而此次疫情期间只用了16天,前所未有的短促。3月9号,维也纳国际能源会议谈判失败,导致国际油价狂跌,美国资本市场对于页岩油生产企业债券违约的担忧急剧升温,特别是3月中旬以后,美国的疫情日益严重,市场对于经济衰退的恐慌更加难以遏制,出现了股市、债市、黄金等全跌的现象。因此,美联储在3月17日启动了各种短期的流动性供给机制,到3月23日则更是火力全开,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所有开放式的资产购买,即本周内每天购买750亿美元的国债和500亿美元的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并建立一个新的计划用以支持信贷向雇主、消费者、企业的流动,等等。这次FRB货币政策措施有两个特点:一是量化宽松毫无顾忌,没有底线;二是具有财政补贴的倾向,这是美国货币政策的新变化。

  不得不說,美聯儲的這套組合拳意義非凡,對穩定市場信心起到了一定作用。自2008年起,美國公司層面的債務增長較快,累積的債務使得它們的資産負債表相當難看,因而相比于金融機構,公司層面的問題更加嚴峻。由于美國經濟的高度金融化,使得公司債務占GDP總額高達74%。雖然目前美國金融系統尚未出現危機症狀,但是隨著消費需求下降、出口受阻、供應鏈中斷等市場阻滯的發生,有可能會出現債務違約或金融系統困局,即從企業財務問題發展成市場信用問題,最後演變成金融問題。我們必須認識到,美國此輪牛市的形成,並非實體經濟基本面良好,而是在較長時期的低通脹條件下,無論政府、企業還是居民都可以借助寬松的環境和低成本融資特別是通過大量杠杆融資來實現資産負債表擴張的結果。另外,企業管理層通過回購股票的方式擡高每股收益(EPS)繼而提升股價,已成爲美國股票市場的常見現象。目前,在美國上市公司EPS的增長中公司回購股票的貢獻十分突出,但這種股市擴張和繁榮是非常脆弱的,經不起任何大的風險沖擊。一旦外部沖擊促使市場出現下行的動能或者壓力,大量杠杆資金支撐的資産將面臨巨大的贖回壓力,結果就是流動性短缺。

  但這並不是傳統的美元流動性危機,或者說不是2008年金融機構之間發生的流動性危機。一方面,市場的隔夜回購利率走勢並沒有發生2008年危機期間的急速上升,反而由于美聯儲回購力度加大出現下降。另一方面,三個月期的Libor-OIS利差也沒有達到2008年的惡化程度。這反映出銀行的借貸意願並沒有發生重大改變。同時,近些天來美國非金融企業商業票據的利差卻在急劇上升,超過2008年危機時的高點,足以說明美國金融市場面臨的問題不是2008年因金融機構杠杆破裂出現的流動性危機,而是市場對實體經濟的前景極度悲觀。這也是美聯儲開始繞過商業銀行直接來購買商業的票據尤其是企業無擔保商業票據的重要原因,這種措施並非僅僅是爲了繞開“沃爾克規則”的限制挽救金融機構,而是爲了直接向市場注入流動性提振實體經濟,應對疫情對實體經濟的外部沖擊。

  我们正处在一个高度充满不确定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不能再用以往某个國家比如美国宏观经济周期或者资本市场的情况对世界经济形势进行研判,也不能简单地按照金融市场如2007-2008年危机的经验来观察,我们需要从全球经济的视野,也就是整个世界经济发展的视角来分析,或许会发现一些“确定性”,并从中看出此次疫情为何可能成为世界经济衰退的加速器。

  我認爲,現階段的世界經濟積累著四五十年來的多重矛盾與問題,至少存在著兩個大的風險:

  第一,國際分工的運行機制出了大問題。

  如果从世界经济的宏观视角观察,该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宏观层面的全球经济规则不再统一;第二个方面是微观层面的价值链或产业链出现“脱钩”的迹象。前者以中美贸易争端以及WTO争端解决机制停摆、G7相互间的新贸易规则谈判等为代表,后者以“华为事件”等所谓的“去中国化”为代表。正是在这个情况下,疫情全球扩散后主要國家相互间的边境控制、交往中断等等,使得二战以来微观层面不断趋于深化发展的国际分工机制出现了严重问题。对中国而言,这意味着更大的危险:G7之间的宏观协调不会中断(美联储已经与几乎所有发达國家央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定),待疫情发展到平稳阶段后将会继续下去,甚至会因为疫情而得到很大程度的强化,同时产业链的“去中国化”却有可能被加速。不幸的是,到今天为止,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的发生不但没有造成主要國家之间的紧密合作,反而出现了新的第三个方面,就是因疫情引发的大国之间的相互指责、攻击即民间称所说的“甩锅”的行为等,这些不仅不利于全球化分裂的弥合,反而是在全球化的裂痕上继续撒盐。

  由于上述三個方面的問題,業已出現的全球化分裂的裂痕更加擴大,如果悲觀地看,全球化分裂可能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僅就此而言,期望世界經濟短期內複蘇甚至實現快速增長是比較困難的。

  第二,在應對危機的政策手段上全球進入了一個“非理性時代”。

  在这方面,主要國家已经走上了一条僵化的不归路:货币政策取代财政政策,用超级宽松的货币投放缓和危机,可谓寅吃卯粮。

  我曾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自1980年以来,世界经济危机暴发的主要原因已经不再是生产过剩而是货币金融危机。尤其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加入WTO以及前苏联东欧剧变等原因,全球范围内可以被纳入到传统国际分工体系的國家和地区基本上都被吸纳完毕,资本主义经济竞争系统在平面的地理空间上的布局已经完成,难以再有新的可以开拓的疆域,在此过程中只有美国通过经济金融化开辟出立体的空间意义上的新竞争系统——高度发达的具有广度与深度的金融市场。具体说就是,世界经济的发展结构由16世纪大航海时代开启的“地理——实体经济空间”转向了“电子——金融经济空间”。这一过程对美国而言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对内是经济高度金融化,拥有全球竞争优势的金融服务业,对外则是“美元体系”的全球拓展与运行。在上述两个方面的共同作用下,自上世纪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开始,所有全球经济危机不再源于生产过剩,而是由货币金融危机引发。对这个背景,我们必须要有清楚的认识。

  如此,我们才可以弄清楚近四十年来尤其是2008年以来,为什么主要國家基本上都是用“救市”的方式来对经济问题进行金融化处理,借新债换旧债,全球经济的恢复基本上都是靠宽松货币政策修整长期存在的问题,但实际上问题并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比如欧债问题、次贷问题等等,都不同程度地遗存着许多问题。从现阶段主要发达國家应对经济增长问题的对策来看,凯恩斯式的财政政策日益陷入穷途,由于民主政治机制的博弈性,国会内部围绕财政政策的争论使其行使效率低下,加之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债务问题等,使得货币政策越来越成为经济政策的主导,印钞、货币放水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例如2008年推出的AMLF(资产担保商业票据市场基金流动)、CPFF(商业票据融资)、CPP(资产购买计划)、MMIFF(货币市场投资人融资)以及TALF(定期资产担保证券融资)机制等。其中,CPFF在此次新冠疫造成股市狂跌中再度启用。从目前全球央行的反应来看,主要國家的央行都是通过货币放水漫灌的方式来压问题——以新债务覆盖旧债务,然而欧洲、日本的利率已经是负的,美联储已将利率降到0,传统货币政策几乎没有空间了。

  所以說,2008年以來這十幾年間世界經濟的增長,大體上都是通過貨幣政策的放水“救市”來壓問題,沒有科技領域的重大突破,沒有新興産業的拉動,有的只是業已成熟的實體經濟部門在全球範圍內通過産業鏈的不斷延長、深化來帶動,也就是靠著微觀層面的全球化勉強拉動著世界經濟實現3%以下的增長(2010-11年和2017年除外)。然而,這一切都在2018年初停頓下來,或者說以中美貿易爭端爲代表出現了全球化的重大分裂。

  正是在這個基礎上,疫情成爲壓倒已經脆弱不堪的全球産業鏈分工的那顆稻草。也可以說,這是疫情爲什麽會重創世界經濟的重要原因。

  疫情总有一天会过去,关键是世界各国能否携手合作,共同应对。令人担忧的是,我们处在非理性的时代。无论个人还是國家都是如此。伴随着当今世界人口爆炸,我们这个地球再有十几年的时间就要达到100亿人。要知道,这是现今地球所拥有的资源无法承受的。还有,主要國家的债务水位不断升高,但却依旧利用债务放水的方式来应对。零利率、负利会能持续多久?仅从存钱生息的角度来看“钱不生钱”可以持续多久?会导致什么样的社会经济后果?类似的这种情况历史上是存在过的——在17世纪初期大约20年左右的时间里意大利的公债利率降到1%左右的水平,而当时一般利率为10%——12%,这种情况的一个重大后果是欧洲社会体制发生了巨大变革,即从黑暗的中世纪转向近代社会,封建体制迅速被资本主义制度所取代,整个社会、政治、经济出现了革命性变化。那么,倘若负利率、零利率继续持续下去,将意味着什么?此外,全球主要國家之间合作意识日益淡漠,从特朗普总统近期有关“中国病毒”的讲话等行为来看,政治家们更加专注于眼前的利益。上述这一切表明,当今世界进入了一个更为短视、自利的非理性时代。综合以上这些看法,我对于世界经济走势的总体判断如下:

  第一,世界經濟增長速度。毫無疑問,疫情的擴散與防控情況具有決定性影響,需要根據其具體情況的變化對世界經濟走勢進行判斷。我覺得大致應該分爲以下三種情況:一是如果全球疫情可以在第二季度得到基本控制,今年世界經濟增長速度可能在1-2%之間;二是倘若全球疫情持續至第三季度,全球經濟增長全年在1%以下甚至爲負增長的可能性很大;三是如果全球疫情繼續拖延下去、跨年度甚至與我們相當長時期地並存,世界經濟將陷入長期衰退。目前,國內也有好多治愈出院患者再度轉陽的情況,而且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國內外科學家指出,現在的新冠疫情不過是冰山一角,這種病毒大概要與人類同行許久。如果真的是這樣,由疫情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的時間不會短,兩三年的可能性比較大。畢竟,近三四十年來世界經濟積累的深層次問題和矛盾太多,需要時間消化。對此,我們甯可做好更壞的心理准備。

  第二,从世界经济的宏观上视角看,无论疫情持续多久、世界经济增速如何,大疫过后的全球经济贸易规则的重塑将继续进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全球疫病的暴发会加剧这一过程;同时,全球宏观经济协调将会有所加强,但一定会矛盾重重,难度加大:在货币领域主要國家间分歧增大,协调难度增加;在贸易领域,全球规则的重塑将加剧,全球化分裂继续。

  第三,从世界经济的微观角度看,全球疫情将加剧全球产业链的重构。出于企业资产负债表平衡的困境,企业之间的退单潮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出现,一旦疫情缓解或消失,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产业链重构必将开启,这对率先控制住疫情的國家有利,但需要关注的是,此次疫情暴露出全球产业链的高度脆弱性,因而跨国公司的产业链重构更会关注安全,包括更多的本土化,更加关注东道国的制度环境因素,以及包括大国关系在内的政治因素。

  第四,全球央行超級量化寬松的後果將極大地影響現行國際貨幣體系即“美元體系”的穩定,全球資産重新定價,黃金等貴重金屬與大宗商品價格再度走高且價格波動劇烈,但全球範圍內的貨幣體系重建短期內無法進行,也難以出現可以替代美元的關鍵貨幣。因此我判斷,貨幣金融合作的區域化進程將會加快。

  二、中國應如何應對?

  所有國家的防疫模式与体制,都与自身的具体国情尤其是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高度相关,甚至相互间在起初阶段不会存在什么“学习效应”,更不会有什么“抄作业”的事情。这种学习效应至少要到疫情在全球大致充分展开、需要各国协调合作之时才有可能发生,“抄作业”应该是相互的。今天,据日本共同社报道,3月26日将举行G20首脑特备峰会,希望此次会议能够成为推动全球合作的重大转折。

  目前,中国对疫情控制效率非常高,也起到了显著效果。今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可能面临的主要问题可能有四个:一是从“歼灭战”转向“持久战”,不能低估治愈者复发的潜在危险,输入性防控也要持续相当长时间;二是从“战疫”转向复工、复产,促进经济增长,我主张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不应再强调增长速度,所有的政策核心是稳定就业,相应地,经济政策的重心也要从偏重国有企业转向全面支持中小企业;三是经济、社会体制应该更加柔性化、弹性化,应该关注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的各种社会问题、包括心理问题和公共管理问题等;四是如何增强与国际社会的合作,必须更进一步增进相互信任、开展公共卫生和医疗信息资源共享等合作,同时积极推进新形势下的全球宏观经济协调,但需要注意的是,对外医疗援助要有针对性,要慎重地量力而行,一方面针对真正需要援助的國家,另一方面要考虑到对外援助与国内弱势群体救助之间的平衡。

  與此同時,關于中國面對世界經濟衰退風險加劇應采取的對策,首先需要明確的是,倘若全球經濟果真陷入衰退,我們是不可能獨善其身的。目前,中國經濟需要高度關注的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是要防止疫情的全球暴發加快産業鏈的“去中國化”即穩外貿、穩外資;二是如何下大力氣穩定就業?

  要知道,中国现今的产业结构与美国以文化服务业、房地产业和金融业为主不同,我们是以电子、汽车、机械等产业为主。而这些恰恰是受到疫情影响产业链最易断裂的领域,疫情持续越是过久,越对我们不利,现在已经开始出现海外商客户大批退单的情况;而且,一旦疫情持续过久,产业链出现中断后的全球重构必将开启。跨国公司的产业链重构不仅要考虑资源配置效率,更要考量东道国制度环境以及大国关系、政治风险等等。疫情一旦拖延或者长期化,客观上将有利于全球产业链的“去中国化”,虽然中国具有完整的产业结构,但即便是部分产业链出现“脱钩”,也势必会加大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调整或改变近四十年来高度关注经济增长速度的做法,将主要精力放在稳定就业方面,这不仅仅是关系到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民生问题,也是是关乎社会稳定、政治稳定乃至國家安全的重大问题。具体而言,我认为近期中国应采取的对策措施主要有六个方面:

  第一,加快電子、汽車等外向型産業恢複生産的力度。更重要的是,探索在“抗疫”過程中確保物流、人流等不中斷、促進外向型企業的持續生産,是下一步我們面臨的緊迫課題。有必要通過進一步加強區域經濟合作,比如中日韓自貿區協議、RCEP甚至積極加入CPTPP等,以中國巨大的市場潛力與加工制造能力,確保中國在區域産業鏈中的地位。

  第二,大力扶持、挽救對穩定就業具有重要作用的中小民營企業,努力做到防疫與生産兩不誤。在人類共同的災害面前,世界各國應在發揮自身制度優勢的過程中相互借鑒經驗,中國應充分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給受到疫病影響嚴重的群體、小微企業等精准發放財政“補貼”,等等。

  第三,拉動消費應成爲今後中國經濟政策的重中之重。投資的重心也不再是經濟增速,而是促進消費,我同意劉世錦的一個提法,“新基建”的核心應該是超大城市群的建設,這裏不僅僅涉及到交通、通訊等基礎設施的建設,更有包括農民工安置、戶口等所有相關制度的調整、改革,也就說,通過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擴張內需的過程。

  第四,通过与世界各国增进合作尤其是疫情通报、信息交流与全球公共卫生体制的强化等合作,继续降低“贸易战”程度,更重要的是要开展全球宏观经济协调,尽力降低疫情对各国与世界经济的危害。大疫之下的全球经济协调的必要性与重要性已远远超出相互间的分歧,全球主要國家必须通力合作,共度难关。

  第五,绝对不做任何可能“对冲”美国货币政策或其他宏观经济政策的事情。按照如今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作用与影响,美国的“救市”行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世界经济的挽救,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经济稳定是有利的。现在,某些学者提出要主动抛售美国国债打击美国,这不仅有违常识,更是反全球化的。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不过1万亿美元左右,大约占美国国债的7%左右,对已经做出超级QE的FRB而言这点国债不过是小case,如此作为打击的恐怕不是美国,而是自己同美国经济的全面脱钩。要知道,FRB实行负利率的可能性很低,在其他主要國家均已实行负利率的条件下,要确保各类资金回流至国债市场与股市,维护“美元体系”是重中之重,因而FEB通过购买商业票据、购买股票(如ETF)等方式继续进行“放水”的可能性较大,这是维护美元信用与回流的核心所在。近来,美国有些个别人和一些媒体鼓噪让中国对新冠疫情暴发和流行承担责任,进而用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予以弥补的提法,值得警惕。但我认为,这些事情鼓噪一下可以,但美国政府实施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除非两国进入战争状态。因为一旦如此,二百多年来美国政府累积起来的信誉将毁于一旦,那将是“美元体系”崩溃的开启,无论如何是美国承受不起的。我预计,大疫之后面对全球货币体系的混乱,区域化货币金融合作将重新开启动。这对中国是个重大机遇,因而加强与日本、韩国等东亚國家的合作非常重要。

  第六,坚决落实去年7月中央政府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的方针,通过金融业的进一步开放吸纳新的全球化力量,同时加快经济体制改革步伐。因为金融业的开放与发展与制造业有一个重大区别,即它对制度环境的依赖更高,对产权保护、國家治理能力、治理体系与水平的高低有着更为严格的要求,所以金融业进一步开放不仅仅是吸引外资、拉住外资的问题,对中国今后的现代化发展同样有利。实际上,无论是金融开放还是产业链重构,都需要中国在制度现代化方面做出更加倍的努力,这是今后中国的道路选择与迄今为止的改革开放进程较大的不同之处。

  最后,归纳起来讲,全球化不是简单地逆转了,而是分裂了,即世界上两个主要大国之间关于什么是全球化的共识破裂了。这种分裂刚刚开始,疫情将发挥怎样的影响?我们期望它会发挥弥补作用。但遗憾的是,按照迄今为止的情况来看,疫情将在很大程度上加剧这一进程。抛开对手的错误或攻击不说,现在中国恰恰需要理性、冷静思考的是,努力弥合这种分裂对我们有利,还是扩大这种分裂、往业已扩大的伤口上撒盐有利?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我们已经不能再用四十多年前期望“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或“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那种心态去认识这个世界、处理同这个世界主要國家的关系。

  今後的中國,需要一個更加開放、和諧的世界。


热门关键词:宝博国际手机版下载| 宝博国际线上| 宝博国际电子游戏| 宝博国际平台注册| 宝博国际开户| 宝博国际官方网址| 宝博国际网投| 宝博国际官网| 宝博国际网站是多少| 宝博国际娱乐场| 宝博国际网站| 宝博国际国际网站| 宝博国际游戏| 宝博国际网址| 宝博国际在线| 宝博国际app| 宝博国际平台| 宝博国际登录| 宝博国际网页版| 宝博国际下载| 宝博国际娱乐城| 宝博国际客户端| 宝博国际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