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ol | 日本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經濟産業

麥肯錫中國報告: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聯系正在悄然變化
視力保護色:

默認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信息來源:麥肯錫全球研究院  2020-04-16

  雖然中國作爲全球大國,擁有龐大的經濟體量,但中國經濟尚未全方位實現與世界融合。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在2014年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按名义GDP总量来计算,中国在2018年已达到美国的66%,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MGI连接指数"根据商品、服务、金融、人员和数据流动情况对各个经济体的参与度进行了排名,结果显示,中国2017年的连接程度位居全球第9。2018年中国的GDP约占全球总量的16%。

  然而,中國經濟存在進一步與世界融合的空間。爲了衡量中國與世界的融合程度,我們從8個維度分析了中國的經濟規模和與世界融合的程度(見圖1)。

  貿易。在全球贸易舞台上,中国既是重要的供应方,也是重要的消费市场。中国在2009年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商品出口国,2013年又成为全球最大的商品贸易国,在全球商品贸易总额中的占比从2000年的1.9%增长到2017年的11.4%。我们分析了186个國家和地区,其中33个國家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地是中国,65个國家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是中国。但不同地区和行业对中国的贸易依存度差异较大。中国对某些地区(尤其是邻国)和行业的影响偏高,尤其是那些技术产业链实现了全球整合的地区,以及将中国视作关键市场的资源出口行业。2017年,中国以2270亿美元的出口额成为全球第五大服务出口国,相当于2005年的三倍;同年,中国的服务进口额高达4680亿美元,跃居全球第二大服务进口国。不过,

  中國在服務貿易領域的全球份額尚不及商品貿易——2017年,中國在全球服務貿易總量中的占比爲6.4%,約爲商品貿易占比的一半。從全球來看,服務貿易比商品貿易的增速快60%。

  企業。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自2010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的中国企业总数从10167家增长到37164家,大约保持着16%的年增速。其中一些已成长为全球性企業。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上榜企业中有110家来自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接近美国的126家。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在201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2014-2016年间,经济利润排名全球前1%的企业当中有10%是中国企业,而1995-1997年间这一比例尚不足1%。虽然这些企业在中国境外的营收有所增长,但即使是其中的一些全球性企业,其海外营收的比例仍不足20%。相比之下,标普500企业的平均海外营收比例则高达44%。另外,2018年度全球最具价值品牌100强中仅有一家中国企業。

  資本。2015-2017年間,中國是全世界第二大外商直接投資來源國,也是第二大外商直接投資目的地。然而中國距離金融體系全球化仍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2018年,外資在中國銀行系統中的占比僅爲2%左右,在債券市場中爲2%,在股票市場中約爲6%。另外,中國2017年的資本流動輸入和輸出總額(包括外商直接投資、貸款、債券、股權和准備金)僅相當于美國的30%左右。

  人員。中國與世界之間的人員流動(也即留學生和遊客的流動)正在快速增長。中國現已成爲全球第一大留學生和遊客來源地(留學生總計60.84萬人,爲2000年的16倍;2018年中國出境遊達到近1.5億人次,爲2000年的14倍)。相比之下,2017年來華留學和旅遊的人數分別僅占全球留學生總數的3%和全球出境遊人次的4%。中國學生海外留學目的地一直高度集中,僅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三國就吸引了約60%的中國留學生。2017年,約一半的中國公民的出遊目的地在大中華範圍內,另有29%的遊客會前往亞洲其他地方。移民流動的規模一直很小。1990-2017年間,移民海外的中國人約占全球移民總數的2.8%,移民到中國的外國人約占全球移民總數的0.2%。

  技術。近年来,中国的研发开支大幅增长。国内研发开支从2000年的90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2930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但在一些核心技术上中国仍需要进口,例如半导体和光学设备。此外中国也需要海外知识产权的引进。2017年中国的知识产权进口额为290亿美元,而知识产权出口额仅为50亿美元左右(为进口额的17%)。与中国签订技术进口合同的國家的地域集中度非常高,逾一半的海外研发采购金额集中流向三个國家——美国(31%)、日本(21%)、德国(10%)。

  數據。中國擁有超過8億名網民,規模全球居首,雖然近年來跨境數據流有所增長,但總體規模依然有限。中國的寬帶數據流動總量位居全球第八,僅爲美國的20%,考慮到中國龐大的數字經濟體量,這個流動規模可謂小之又小。

  環境影響。自2006年以來,中國一直是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國,如今已占到全球年排放總量的28%(雖然溫室氣體排放的比例已下降很多)。中國一直在大力投資開發可再生能源,2017年在這一領域共計投入了約1270億美元,占全球投資總額的45%,相當于美國或歐洲(均爲410億美元)的3倍。中國之所以努力降低碳排放強度,不僅僅是爲了履行簽署《巴黎協定》時的承諾,即在2005-2020年間將碳排放強度減少40%-45%(該目標已于2017年底達成),也是爲了解決國內的各項問題(包括空氣質量問題)[4]。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6年中國的PM2.5濃度中值(一項空氣汙染指標)是經合組織(OECD)平均水平的3.7倍。

  文化。中國爲了向世界發揚本國文化而投入了大筆資金,其中一個表現就是全球孔子學院數量已從2010年的298所增加到了2017年的548所。近年來中國正在積極爲全球文化娛樂産業提供融資,輔之以有競爭力的制作設施,已經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影片來華拍攝:2017年全球票房前50強的電影中,有12%的影片至少在中國拍攝了一部分內容,而2010年僅有2%。不過,盡管投資甚巨,但中國尚未對全球範圍內的主流文化産生顯著影響。僅舉一例:中國電視劇的出口額僅爲韓國的1/3,而中國十大頂尖音樂人在全球領先的一個流媒體平台上的訂閱總量僅爲韓國十大頂尖藝人的3%。

  中國與世界之間的經濟聯系正在悄然改變

  我們從貿易、資本和技術方面審視了中國與世界在經濟上的相互依存度之後發現:中國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在相對下降,世界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卻在相對上升。

  中國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在相對下降,世界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卻相對在上升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从上述8大维度中选取了贸易、技术和资本三个重点维度,对中国与世界在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度进行了分析。2000-2017年间,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在这三方面均有所提升,而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却有所降低(见图2)。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最新编制了“中国-世界经济依存度指数”,旨在通过与其他大型经济体的横向比较来衡量这些经济流动对于中国和全球经济体的相对重要性。研究显示,2000-2017年间,世界对中国经济的综合依存度指数从0.4逐步增长到1.2,而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指数则在2007年达到0.9的最高点,到2017年则下降到0.6。

  中國對世界的依存度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經濟的重點已逐步轉回國內消費市場。2015年以来的16个季度中,有11个季度中国国内消费占GDP增长总额的比例超过60%。2017-2018年间,中国约有76%的GDP增长来自国内消费,而净贸易额对GDP增长的贡献实际为负。在2008年,中国的净贸易顺差还占到GDP的8%,但到2018年这一比例已降至1.3%左右,低于德国或韩国(这两个國家的净贸易顺差占GDP的5%?8%)。中国内需的增长以及国内价值链的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近期全球范围内贸易强度的下降。中国正在消费更多其生产的产品。这些显著变化不但左右了中国经济的发展重点,也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经济彼此依存的态势。

  中國對世界經濟依存度的下降也反映了一個現實:相比發達經濟體,中國經濟的開放度仍有提高的空間。在貿易方面,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的統計數據,自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中國的平均關稅稅率已從2000年的16%降至2009年的約9%。但2017年的平均稅率卻上升到了10.6%(需要注意的是,稅率水平在2018年宣布新一輪關稅下調後或將再一次降至7.5%)。相比之下,美國和歐盟2017年的平均關稅僅爲3%-4%左右。此外,資本方面的壁壘始終存在。雖然經合組織“服務業外商直接投資監管限制指數”爲中國評定的指數已經從0.74下降到了0.39,但仍然遠高于0.08的經合組織平均水平。在此需要指出:該指數可能並未考慮到中國最近爲減少監管限制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例如推行“負面清單”制度。

  世界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上升,則表明中國作爲消費市場、供應方和資本提供方的重要性日益凸顯。中國貢獻了全球制造業總産出的35%。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盡管目前中國在全球家庭消費中的占比僅爲10%,但在2010-2017年間,中國貢獻了31%的全球家庭消費增長額。另外,在汽車、酒類、奢侈品、手機等許多品類中,中國都是全球第一大市場,約占全球消費總額的30%(甚至更高)。我們注意到,中國在2015-2017年間是全球第二大外商直接投資的來源地和目的地。但我們對73個經濟體和20個行業的分析顯示,不同地區和行業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存在較大差異。

  地理位置邻近中国、资源贸易占比较高,并且参与跨境资本流动的國家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最高

  我们从國家层面研究了各个经济体对中国的进口(国内产值出口到中国的比例)、出口(来自中国的进口额占国内消费总额的比例)和资本(来自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占国内投资总额的比例)的依存度。自2007年以来,在我们研究的73个经济体中,有69个经济体的国内产值相对于中国的进口的依存度上升;有72个经济体的国内消费相对于中国出口的依存度上升;还有58个经济体的国内投资相对于中国资本的依存度上升(见图3)。

  亞洲經濟體與中國的聯系因區域供應鏈而愈加緊密

  亚洲國家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一直在上升,尤其是那些对华出口比重较大的國家。它们往往通过全球价值链与中国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对华贸易在国内产值中占比很高。例如新加坡的对华贸易额(包括进口和出口)几乎占到了国内产值的30%。麥肯錫全球研究院发现,全球价值链呈现出区域化属性加强、全球化属性减弱的态势。2013-2017年间,区域间贸易在全球商品贸易总额中的占比增加了2.7个百分点。这种情况在亚洲尤为显著,例如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这三个國家的最大贸易伙伴都是中国。其中一些经济体对中国资本的依存度也同样明显。举例而言,2013-2017年间,马来西亚从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相当于其国内投资总额的6%;在新加坡则为5%。

  资源丰富的國家更依赖中国的需求

  对外出口自然资源的國家显著依赖中国的需求。以南非为例,对华出口目前已占到其国内总产值的15%,而2003-2007年间这一比率仅为2%。与之相似,对华出口目前已占到澳大利亚总产值的16%,先前这一比率仅为4%。仅铁矿石出口一项就占到了澳大利亚对华总出口的48%(矿产和金属共计占到出口总额的84%),澳大利亚采掘业21%的产出都流向了中国。

  一些新興經濟體和體量較小的成熟經濟體也高度依賴中國的投資

  举例而言,2013-2017年间,埃及从中国获得的外商直接投资相当于其国内投资总额的13%,巴基斯坦则为8%。麥肯錫全球研究院201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不只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其最大的基础设施融资来源和第三大国外援助来源。来自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有很大一部分流入了非洲的房地产、能源以及交通基础设施领域。

  相比之下,大型發達經濟體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較低

  從國內經濟體量的角度考慮,發達經濟體(尤其是西歐和北美各國)在貿易和投資方面對中國的依存度相對較低。對華出口額通常在其總産出中占比不足5%,對華進口額在其國內消費中的占比也不足5%。另外,來自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占其國內投資的比例更低于1%。

  不同行業對中國的依存度各不相同

  我們擇取了20個基礎産業和制造業,綜合分析了全球各國對中國消費、生産和進出口的依存度(見圖4)。需要指出的是,此次研究主要涵蓋的是基礎産業和制造業,而非服務業,這是因爲基礎産業和制造業的貿易屬性更強,可用數據更多。

  我們發現,由于中國的經濟體量極爲龐大,幾乎所有行業都在一定程度上依存于中國:在20個行業當中,中國有17個行業的消費份額在全球總消費中占比超過20%。此外,中國在全球服務消費中的占比也在上升。這說明對于尋找增長來源的企業而言,中國市場的機會不容忽視。

  我們根據貿易依存度的不同,將行業歸納爲5個類別:

  中國在電子、機械和設備領域已經全面融入全球價值鏈。在這些深度整合的貿易領域當中,中國的角色既是供應方,也是市場。總體上,這些領域的貿易屬性通常很強。中國在這些領域的高占比反映出中國已經高度融入全球貿易——中國占全球出口總額的17%-28%,占全球進口總額的9%-16%。中國在這些領域的産出占比也很可觀,全球份額高達38%-42%。

  對于貿易屬性極高的輕工制造和勞動密集型産業而言,全球各國高度依賴中國的産出。某些行業把中國稱爲“世界工廠”,生動地表明了全球各國對中國生産的依存度。中國在全球輕工制造領域(例如紡織和服裝)的份額甚至高達52%。在很多情況下,全球各國也高度依賴于中國的出口:中國占據了全球紡織和服裝出口的40%,家具出口的26%。

  隨著中國的工業化不斷取得進展,全球上遊産業對中國的依存度均有所提高。那些爲進一步加工提供原材料的行業都要依賴中國的進口。中國制造業的增長大幅提升了對原材料和中間品(用于加工成最終商品)的需求,人均收入的增長也推升了中國的整體商品需求。2003-2007年間,中國貢獻了全球采掘業進口額的7%,在2013-2017年間這一比例更升高到21%。

  在另一些全球貿易屬性較強的行業中,中國並不是主要參與者。在一些著重于服務快速增長的本地需求、且有本地成分要求的行業,因此盡管這些行業的貿易強度很高,但並不太依賴中國。以制藥行業爲例,中國的貿易額僅占全球藥品出口的4%、全球進口的3%。同樣,雖然汽車領域的貿易強度較高,但中國的貿易額僅占全球出口的3%、全球進口的7%。不過,這些行業在中國都有相當龐大的需求,因此對于想要涉足這些行業的企業來說,中國是一個不容錯過的市場。

  沒有加入全球貿易的行業對中國的依存度往往較低。我們把5個貿易強度占總産出的比例較低的行業歸爲“本地自産自銷”的一類。盡管貿易強度相對較低,但中國仍在其中一些行業占據了很大份額。舉例而言,中國的金屬制造行業占據了全球出口的23%,農産品行業則占據了全球進口的18%。

  中國已融入全球技術價值鏈

  中國近年來的技術創新勢頭迅猛,已經成爲數字經濟和人工智能技術領域的全球大國,並在很多技術領域躍居成爲全球第一大消費國。根據2017年的統計,中國的手機銷量占到全球銷量的40%,電動車銷量占到64%,半導體消費占到46%。中國市場已經爲很多高科技企業提供了重要的增長機遇。根據“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指數”(MSCI)的統計,美國信息技術領域有14%的營收來自中國。

  在數字化、自動化和人工智能技術逐漸普及的時代,持續創新已成爲中國經濟發展的核心動力。技術鏈是最複雜的價值鏈之一,尤其需要各方通力協作,而中國早已深度融入其中,並占據了相當大的全球進出口份額。以集成電路和光學設備領域爲例,中國的進口額高達國內産值的5倍。

  在审视中国与世界的经济联系如何演变时,技术可谓是一个核心关注点。由于中国目前仍然需要国外的技术流动,所以为了促进本土创新并提高生产率,中国需要保持甚至加强获取技术的力度。全球各国也对中国科技的迅猛发展越发关注,发达经济体尤其如此。一些國家出台了新的法规,对获取外国技术的中国投资展开更密切的审查。人们都在密切关注中国的技术链是否会脱离全球价值链,以及中国政府针对技术领域本土化所提出的目标。根据《中国制造2025》计划设定的目标,在政府重点发展的23个子领域中的11个领域,國家提出,中国本土企业的市场份额的期望值为40%-90%。

  中国在各个行业都在发展本土价值链。中国内需的增长以及国内价值链的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近期全球范围内贸易强度的下降。中国正在消费更多其生产的产品。从很多方面来看,中国的技术市场似乎都呈现出本地化的趋势,只是不同行业程度各异。在光伏面板、高铁、数字支付系统和电动汽车这些行业,中国企业在本土市场占据的份额超过90%。而在半导体和飞机制造等行业中,中国企业在国内和国际市场占据的份额都很小,而且高度依赖外国技術。對此次研究的大多數價值鏈而言,中國仍有很大的全球化潛力。若論全球化程度較高的行業,中國在海外光伏面板市場占據了高達50%的份額;若論全球化程度不足的行業,中國在飛機制造行業的市場份額尚不及1%(見圖5)。

  为了衡量中国与世界在技术链上的融合程度,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从11个领域择取了81项技术进行研究。研究发现,中国对其中超过90%的技术均采用了全球标准(见图6)。至于中国标准与全球标准相左的少数几项技术领域,都可以用经济动因加以解释。以聚氯乙烯(PVC)制造业为例,中国采用的煤基工艺在成本上低于国际上更普遍的乙烯基工艺,这是因为中国拥有丰富的煤炭储量。我们在分析中发现,中国的本土厂商有能力生产60%-80%的技术,这意味着仍然有至少20%-40%的技术需要跨国企业输入。此外,我们对同类标准进行分析后发现,中国供应商可以在40%-60%的技术研究中实现与国际供应商同等或更好的效果。在一些尚未确立全球标准的新兴技术领域(例如5G、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中国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即便在这些领域,中国也从设备进口、人才引进和国外投资中获益良多,而且今后还将继续使用这些资源。

  全球各国的经验均表明,一个國家若想向技术链的上游挺进,必须具备四大要素:(1)大规模投入资金;(2)拥有获取技术和知识的渠道;(3)进入庞大的市场;(4)推行鼓励竞争和创新的有效制度。日本(汽车)、韩国(半导体)和中国(高铁和液晶显示器)曾经的技术飞跃无不表明上述四大要素对于科技发展和创新不可或缺。举例而言,中国的高铁行业便得益于國家层面的支持,中国政府从2004年以来持续投入巨资完成了2万公里铁路建设。中国也与全球4家领先的老牌高铁企业签订了技术转让协议。此外,中国还是全球最大的高铁市场,总里程数占全球65%。由于高铁被中国列为國家重点产业,企业高管和工程师都明白任务的紧迫性,因此能够高效调动资源,实现“消化吸收再创新”,并且针对中国的运行环境开发解决方案,最终实现了大规模部署。

  我們從以上四大要素入手,對中國的技術行業進行了分析。研究發現,中國在第一個(投資規模)和第三個(市場)要素上擁有極大優勢。中國不但有能力提供充沛的科研資金,也擁有足夠的市場空間來推動技術的商業化。因此,中國向技術鏈上遊挺進的關鍵點就落在了第二和第四個要素上,也即積極開發和收購核心知識技術,以及設計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統,以確保其生態系統具有足夠的競爭活力來促進創新。對這兩個要素而言,參與全球價值鏈以及加強資本、知識、人才流動都可以加快中國向價值鏈上遊挺進的速度。

  我們分析了中國在3個全球技術鏈當中所處的位置,並且評估了全球技術鏈繼續整合將對中國以及世界産生何種影響:

  電動汽車:這個行業在中國發展得十分繁榮,並且顯現出全球整合的趨勢。2011-2017年間,中國的電動汽車市場實現了超過90%的年增速,主要動力來自大舉投資和政府支持。但只有國內生産的汽車才能享受政府補貼。2017年,中國本土的原始設備制造商(OEM廠商)占據了國內90%以上的市場份額,但在國際市場中占比卻不足5%。雖然本土OEM廠商更依賴于國內市場,但中國也從全球價值鏈整合中獲益良多。中國的多數電子器件和電路元件都是從歐洲、日本和美國進口的。從産品質量上看,中國制造商在某些領域相對落後,例如中國頂尖電池制造商生産的電池産品在能量密度上要比日本頂尖企業低30%-40%。中國宣布了一系列旨在提升國內電動汽車行業競爭力的計劃,對企業的補貼預計持續到2020年;對合資企業的限制也在放松,爲跨國企業打開了新的機會。

  機器人:雖然國內生産商在該行業的某些子領域中嶄露頭角,但中國一直在通過全球價值鏈整合的優勢來獲取核心零部件和高端産品解決方案。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機器人市場,占全球工業機器人總銷量的36%。從整體上看,外企在中國市場中占據了逾50%的份額,但中國本土企業也在逐步取得進展,尤其是在規模較小、複雜度較低的應用領域。中國的OEM廠商目前在點膠、堆垛塑料成型和金屬鑄造機器人領域獲得了50%以上的市場份額,但在焊接及物料處理機器人領域僅占據約10%的份額。具體到伺服馬達、減速齒輪、控制系統等需要頂尖技術才能生産的核心組件,中國仍然要依靠在國內設廠的外企或者從國外直接進口。

  半導體:中國仍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全球技術鏈的整合。半導體已成爲中國的戰略性産業,獲得了政府的巨大關注和投資,但目前取得的進展仍然有限。中國2018年的集成電路進口額甚至超過了原油。中國的集成設備制造和裝備行業的全球化程度極低,但在無芯片制造設計領域取得了一些進展,全球市場份額從2013年的11%增加到2017年的15%。中國政府已經宣布了一項計劃,希望國內80%的半導體需求到2030年可以由國內企業來供應(包括在華外企),相比2016年的33%實現大幅提升。

  積極參與全球價值鏈整合有助于中國加速這一進程。遵守全球标准有助于中国获取更多的全球知识和技术,便于相关资本、知识和人才的流入。全球价值链整合还能为中国本土企业创造更健康的竞争环境,尤其对国有企业而言。这一过程也将惠及全球其他國家——首先便是获得了全世界最大的半导体消费市场。同时,全球整合也会催生全新的创新合作机会。举例而言:随着硅基半导体芯片逐步逼近“摩尔定律”预测的性能极限,石墨烯和氮化镣等新材料的涌现以及3D和光电子等设计方式的创新都会为全球合作打开新的天地。

  中國快速擴張的消費市場爲國內外企業提供了重要機會

  中国消费市场已经在扩张中变得更加自信、富裕、更加乐于尝试新鲜事物,从而为中国和世界提供了强大的纽带。消费市场不仅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动力,也为国际企业创造了巨大机会。到2030年,58%的中國家庭有望跻身“大众富裕”或以上阶层,这一比例将超过韩国目前的55%。中国城镇消费者的支出水平正在向世界其他國家靠拢。中国城镇消费者用于可支配性支出的收入也在增多。食品支出在中國家庭总消费中的占比从2000年的50%降低到了2017年的25%,已经与发达國家如今的城镇居民消费水平相差无几——日本为26%,韩国为29%,美国为17%。

  在華外企將可能面臨競爭格局的變化

  中國消費市場已經與全球高度整合。自從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國逐步降低了外企在華運營的門檻,並從2004年開始允許外國投資者在國內所有市場經營零售業務。中國還開放了分銷領域,允許外資分銷企業申請全國性牌照。因此,跨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的滲透率相當可觀。我們分析了十大消費領域的30種頂尖品牌,發現2017年在華外企的平均市場滲透率爲40%,在美國這一比例僅爲26%。某些行業的滲透率甚至更高,例如在美妝和個人護理領域中跨國企業的滲透率高達73%(見圖7)。

  隨著越來越多的跨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中國本土企業和品牌的發展也被帶動起來。在我們研究的30個消費品類當中,外國品牌在其中11個品類中的市場份額有所下降。在這些品類當中,中國本土企業的産品質量和營收業績已經可與外企相媲美,其中有些企業已經開始走向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尤其是高端領域)曾經由美韓兩國的生産商所主導,但現在中國手機品牌已經逐步出口東南亞、非洲和歐洲。根據國際數據公司(IDC)的統計,中國智能手機在非洲大陸、印度和馬來西亞的市場份額超過30%。中國的移動遊戲産業在2016-2018年間增長了250%,《王者榮耀》和《終結者2:審判日》等不少國産遊戲已經出口海外。

  我們要著重指出以下兩個可爲國內外企業提供巨大商機的趨勢:

  中國消費者期待擁有更多、更好的商品和服務選擇。随着收入的增长,中国消费者渴望拥有更多选择。虽然消费降级的说法很流行,但我们发现,有证据显示中国正在经历广泛的消费升级。麦肯锡2018年全球消费者信心调查显示,中国有26%的受访者整体处于消费升级状态,而全球另外10个顶尖经济体的平均比例为17%。某些情况下,中国消费者对国内品牌有所不满,部分原因在于产品质量不佳,而且选择较少——无论是商品还是服务均如此。不过,跨境电商作为一种便于中国消费者获取海外商品的渠道,近年来正在快速增长。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2015-2017年间,中国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额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110亿元人民币(约合170亿美元)。我们预计,服务将成为下一个在竞争中精益求精的领域。中国的服务行业仍然落后于其他國家,生产率仅为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20%-50%。在医疗和教育领域,一些高收入居民因为对国内服务的品质怀有担忧,已经开始尝试使用国外的服务。虽然政府已经实施了一些针对向外资开放服务行业的举措,但外资的参与程度仍然有限。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走出國門、增加境外消費。中国的人员流动逐渐加大(尤其是学生和游客),让目的地國家的企业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商机。中国如今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出境旅游客源地,中国公民在新加坡和泰国的出游消费分别相对于两国国内个人消费的7%-9%。中国留学生也对其他经济体产生了重要影响,例如澳大利亚2017年对华教育出口额高达100亿澳元(这还不包括中国留学生的日常生活开支)。各国企业不妨积极适应中国公民的习惯和偏好,为其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以充分把握上述趋势带来的商机。

  中國與世界經濟聯系的發展方向,將可能帶來巨大的經濟價值變動

  中國與世界似乎都在重新審視彼此之間的經濟聯系。全球化的意外後果以及利益分配不均的問題成爲全球各國(尤其是發達經濟體)高度關注的話題,在美國,還有人擔心“中國沖擊”(chinashock)導致了制造業崗位的流失。一些主要經濟體正在醞釀出台法規來加強對外商投資交易的審核——當所涉技術具備重要的戰略意義時尤爲如此。這些情況都預示著中國與世界之間的聯系正在減弱,但彼此脫離並非不可避免。

  我們著重擇取了5項可能導致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聯系發生變化的發展趨勢,並模擬了這些趨勢可能引發的價值創造或流失。這5項發展趨勢是:(1)成爲進口目的地;(2)服務業的開放;(3)金融市場全球化;(4)協作解決全球議題;(5)技術和創新的流動。

  我們使用麥肯錫全球增長模型進行模擬計算,並利用外部研究對結果進行了調整,最終發現:如果上述5項趨勢均向加強聯系發展,則中國和世界到2040年有望創造巨大的經濟價值,而減弱聯系則可能令巨大的經濟價值面臨風險。這種價值絕大部分都表現爲對GDP的影響,其余則表現爲其他價值形式,例如在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時選擇不同,將導致社會成本出現或升或降的分化。到2040年,可能受到影響的總價值或將達到22?37萬億美元,大約相當于全球GDP的15%-26%(見圖8)。

  只要這種經濟聯系發生變化,無論是加強還是減弱,總會有一些利益相關方得益或受損。例如,东南亚國家也许会因中国与世界的经济联系减弱而受益,因为其他國家对它们的出口需求将会增加;而假如中国与世界的经济联系加强,那么中国某些行业的劳动者和企业必将经历阵痛,因为政府将加大对世界其他國家的进口力度。需要指出的是,为了估算相关价值,我们在模拟时设定了一组具体的条件和假设,所以这些估算结果不应被视作对未来的预测。例如,在所设定情景下,我们假定了各要素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我们的研究结果会受到以下因素影响:中国服务业的开放程度、金融市场开放程度以及技术交流所带来的生产力提高程度。我们在模拟研究中排除了几个因素,包括与政治议程和军事干预相关的风险。本模拟研究侧重于长期影响。我们并不是在试图预测当前关于贸易和关税辩论的结果。

  中國可能成爲新興與發達經濟體的重要出口目的地;但如果聯系減弱,全球貿易流動將會收縮。根据各方的一致预测,中国从当下到2030年这段时间的消费增长可能将高达约6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与西欧的总和,是印度与整个东盟國家的约两倍。中国可以通过进口更多优质商品来满足中产阶级消费者日益增长的期望,同时刺激国内消费。世界其他國家也将从中获益。

  在將發展重心轉向附加值更高的産業以後,中國會從新興經濟體進口更多勞動密集型商品、從發達經濟體進口更多優質商品,從而幫助其他經濟體創造更多就業。然而,假如全球聯系減弱,持續的貿易爭端可能導致長期關稅升高、全球貿易額收縮、生産率降低;發達市場的消費品價格可能上漲。在中國,貿易收縮或將導致制造業崗位供給過剩。模擬結果顯示,與貿易相關的經濟價值可能高達3-6萬億美元。

  中外企業都有望從服務業的開放中獲益;但如果始終不放開服務行業的限制,中國與發達經濟體之間的生産率差距將繼續存在。服務業在中國經濟中的占比逐年增大,2018年占國內GDP的比例達到52%,而2010年只有44%。但服務品質、服務能力和准入問題卻影響了很多服務業子領域的發展;而外企面臨的種種限制也會阻礙競爭和現代化進程,進而抑制生産率的提高。中國服務業的勞動生産率僅爲經合組織平均水平的20%-50%。雖然中國政府最近出台的一系列舉措顯示出擴大開放的信號但外企的某些經營障礙或仍將存在。模擬結果顯示,中國與全球的經濟聯系發生變化後,服務領域受影響的經濟價值將在3-5萬億美元之間。

  如果中國能夠進一步深化金融體系的全球化和現代化,便可拓寬資本分配的選擇範圍、提高分配效率;反之則會導致中國金融市場面臨更多波動,並且阻礙生産率增長。中國的金融體系相對封閉,消費者在分配資産時的選擇很有限,由此便導致了房地産價格上漲、回報率承壓等一系列問題。國企債務在中國企業債務中的占比高達70%,但只貢獻了略高于20%的工業産出。倘若中國的金融體系與全球市場進一步對接,中國的消費者、企業和投資者或可擁有更多選擇,資源配置效率也將有所提升。反之,倘若中國與全球市場的聯系減弱,則中國金融體系的風險水平(例如不良貸款風險)將會升高,導致商業利率和無風險利率之間的利差擴大,從而推高融資成本。模擬顯示,這一選擇涉及到的經濟價值共計約5-8萬億美元。

  中國能夠爲解決全球議題做出更多貢獻;但如果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聯系減弱,則中國所能發揮的作用和合作深度都將削弱。全球经济体系的基础规则尚无定法,而中国可以为解决全球化问题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中国已经加大对国际机构的承诺(以及融资力度),并且对代表新兴经济体的新机构给予大力支持。例如中国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和金砖國家新开发银行中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0%和20%。中国也在积极组建区域贸易集团,逐渐成为制定全球化问题解决方案的关键参与者。例如在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上,中国正在积极开发可再生能源和清洁煤炭解决方案。不过,中国仍有潜力开发更多的创新性解决方案,并向世界输出,例如共同定义全球化数字治理,以及填补每年预计约3500亿美元的全球基础设施投资缺口[1]。根据我们的估算,中国与世界的经济联系或发生变化,这方面涉及的经济价值可能在3-6万亿美元之间,并且将在环境保护、网络安全等一系列与全球公共产品相关的话题上拓宽国际合作。

  中國與世界之間的全球技術流動可能會增加,從而催生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解決方案,有助于提升生産率;反之则会逐渐削弱全球生产率。创新已经成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之一(既包括自主创新,也包括进口创新),并逐渐促使中国经济整体向价值链上游挺进。若要加强技术流动,中国与世界需要携手构建一套彼此接受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如果能够动员全球共同参与,通过透明、可信的流程解决知识产权问题,就可以提高外企向中国出售技术所获得的收入,同时减少知识产权侵权的可能。一项研究显示,知识产权侵权使得美国蒙受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对中国来说,进一步推进全球化整合,有助于扩大获取国外技术的种类,促进与国外投资者、机构和人才之间的合作,共同开发全球领先的解决方案。但如果当前的贸易紧张局势持续下去,那么长期关税将会上升,技术流动也将受到实质性的限制,于是创新便会受阻,生产率增长也会大幅降低。对于世界其他國家来说,与中国的联系减弱意味着逐渐失去全球技术领域的关键供应商和市场,而且中国愈发活跃的技术创新也无法再向国外出口。2019年初,中国成为第一个实现了探测器登陆月球背面的國家;中国目前还在联合埃及等新兴经济体共同研发卫星。如果联系减弱,中国也将失去促进经济发展所需的关键技術。模拟数据显示,这方面涉及的价值在8-12万亿美元之间,具体取决于技术流动的方式,以及对生产率增长的后续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選择和情景(以及后果)不只意味着中国需要采取行动来积极应对,也需要世界其他國家积极参与。全球各国可以共同思考并改革全球贸易体系。提升争端解决效率和扩大包容性,并让全球进一步分享中国经济开放创造的利益,惠泽更广大的群体。如果中国的金融行业实现了全球化,届时全球各国都应当对中国投资持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各国需要明确拟定目标和里程碑,避免一些國家为追求自身利益而损害全球福祉。此外,中国与世界各国之间的技术与知识产权流动程度主要取决于各个國家对技术投资和國家安全问题所持的态度。

  鑒于中國與世界之間的聯系將發生難以預測的變化,企業需要調整經營方法,才能在新環境下繁榮發展。

  中國與世界的聯系將發生難以預測的變化,甚至還會潛藏風險。因此,企業需要從以下4個方面考慮如何調整發展戰略:

  評估自身在短期和長期受中國與世界之間經濟聯系變化的影響程度。爲了理解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聯系的變化將對企業産生哪些影響,企業應當首先評估自身對中國經濟的依存度。依存度可以體現爲很多形式。我們在衡量中國與世界之間的經濟聯系時,已經爲8個維度設定了可供企業檢驗和追蹤的具體指標。企業可根據各自的依存度來評估聯系發生變化後可能産生的風險和利益。即便在應對短期波動和不確定性之時,企業也應該考慮到中國經濟的長期基本面,積極思考哪些長期趨勢可能對自身産生影響——例如收入增長、技術流動和本地競爭加劇。

  明確投資方向和價值鏈布局。由于上述情景和所涉及到的经济价值与每一家企业息息相关,企业高管可通过把中国的投资承诺等指标与其他國家进行对比,以确定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战略,并确定中国在企业的全球价值链上扮演何种角色。企业应当明确自身在中国市场的期望——希望把中国市场作为关键的增长引擎,还是只想参与小众行业?举例而言,假如中国未来仍然是全球重要的增长和创新来源,那么企业不妨把优化投资纳入长期战略,甚至加大投资,并且加倍关注核心价值的创造(比如大力投资于研发创新)。如果中国不再是重要的增长和创新来源,企业就应该考虑把商业活动和投资转向其他地区。

  培養自身的卓越運營能力,以管理風險和不確定性。鑒于監管及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企業需要更加靈活以實現其價值定位。各國政府在跨境投資、並購以及技術和人員流動方面的作用越發凸顯。企業應該重視業務市場的當地情況,因爲情況可能發生驟變,敏感性可能會升高,在運營上犯下的錯誤將迅速升級,吸引利益相關者的關注。企業也不妨考慮調整運營足迹,但這需要企業本身具備足夠的敏捷性,也意味著要向風險管理投入更多資源。

  培養並保持幸存者心態。有一些企業經曆了經濟衰退和危機時刻,卻依然能夠繁榮發展。它們往往都保持著健康的資産負債表和通暢的融資渠道,並且擁有廣泛的業務領域,不至于在某一行業衰退後就一蹶不振。然而,危機和不確定性也會創造某些機會,由此産生的壓力會推動企業重組,從長期來看有助于提升經營健康,並催生一些業務開發以及外延式增長的機會,使其得以拓展業務範圍或提升市場地位。

  雖然中國已經成爲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是全球貿易的動力源泉,但其與世界融合的進程仍不乏進一步深化的空間。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聯系正在悄然變化。由于中國經濟正逐步轉向以內需驅動爲主的增長模式,同時世界各國也在重新評估與中國的經濟聯系,未來這兩方會不會相互脫離?如果聯系減弱,那麽雙方都會損失巨大的經濟價值。相反,加深彼此間的整合能夠創造巨大的經濟效益。無論這種聯系未來將如何變化,依賴中國經濟的企業都要找准自己的定位,才能在未來不確定的環境下繁榮發展。


热门关键词:宝博国际手机版下载| 宝博国际线上| 宝博国际电子游戏| 宝博国际平台注册| 宝博国际开户| 宝博国际官方网址| 宝博国际网投| 宝博国际官网| 宝博国际网站是多少| 宝博国际娱乐场| 宝博国际网站| 宝博国际国际网站| 宝博国际游戏| 宝博国际网址| 宝博国际在线| 宝博国际app| 宝博国际平台| 宝博国际登录| 宝博国际网页版| 宝博国际下载| 宝博国际娱乐城| 宝博国际客户端| 宝博国际老虎机|